哈佛大学真的歧视亚裔学生?控辩双方激烈对抗

图片 1图片来源:全景网

■郭英剑

美国亚裔学生一向以学习优异著称。亚裔家庭盼望子女能够进入常青藤盟校的梦想几乎尽人皆知。然而事与愿违,很多极其优秀的亚裔学生被美国顶尖高校拒之门外。因此,近年来,美国一些个人与组织不断指出,以常青藤盟校为首的美国顶尖高校录取政策不透明,利用各种理由与措施来压低亚裔的入学率,导致众多优秀美国亚裔青年学子在申请大学时遭到不公正的待遇。即便不断有学生将拒绝录取他们的高校诉至法庭,但最终大都不了了之。

人们的质疑与学生的诉讼之所以碰壁与不了了之,原因在于高校的录取政策不透明。人们的猜测与质疑或许并非没有道理,但毕竟没有真凭实据,在私立大学录取资格严格保密不对外公布的铁幕面前,人们无能为力。

然而,始自2014年的一桩针对以哈佛大学为首的常青藤盟校的案件的新进展,却使这一局面发生了改变,让人们窥见了美国顶尖高校录取中可能存在的一些不公正之处抑或是存有猫腻的地方。这样的案件引起了美国主流媒体的极大关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都在第一时间对此作了报道。

哈佛评价学生个性特点对亚裔严重不公

当初起诉常青藤盟校的组织名为“要求招生公平学生组织”,在这个非营利性机构中,不少成员都是被哈佛所拒的亚裔人士。

该组织在美国波士顿地区的一家联邦法院向哈佛大学提起诉讼。在对超过了16万学生的记录进行分析的基础上,该组织指责哈佛大学在评价亚裔申请者时,对其个性特点予以较低的评价。这些个性特点包括人的积极人格、可爱度、勇气、善良以及是否广受人尊敬等,而这样低估与歧视亚裔的行为是长期且一以贯之的。据此,该组织提出哈佛的招生过程不仅违宪,还违反联邦人权法,故意歧视亚裔申请者,从而对他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该组织声称,他们的目的是要将该案件推向最高法院。

根据法庭上所提供的一份文件显示,哈佛大学曾经在2013年针对其招生政策有过一次内部调查,结论显示对亚裔申请者存在着歧视现象。但是,哈佛从来没有把这份内部调查报告公之于众,也未对此采取过任何措施。

该份报告显示,如果单纯看学业成绩,哈佛所接收的亚裔学生人数比例将会从现在的19%上升到43%。但哈佛喜欢招收体育特长生及家族与哈佛有渊源的学生,如此一来,白人的人数就自然上升,而亚裔人数的比例则下降到31%。如果再强调课外活动与人的性格特点,白人的考生人数再度上升,亚裔人数比例则下降到了26%。

哈佛的录取率极低,这一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进入21世纪以来,更是几乎年年创新低。2018年的新生录取率只有4.6%。如此一来,人们对哈佛是如何运行其招生规则的,无不充满了好奇与探究的欲望。然而,哈佛对此始终严守秘密,绝不对外公开其招生政策中的相关具体信息。

比相当多无比优良的亚洲人后裔学生被美利坚合众国最棒高校拒绝在门外。然而上述文件的公开,隐约之中让人们看到了其中的一些内幕。在“要求招生公平学生组织”看来,哈佛在招生录取的政策中,为了保持族裔的平衡,实际上预先设置了“软配额”,而正是这样的政策,导致了亚裔学生的人数急剧下降。

比相当多无比优良的亚洲人后裔学生被美利坚合众国最棒高校拒绝在门外。在原告看来,像这样的为申请者保留配额的做法与歧视现象绝非哈佛独有,而是包括常青藤盟校在内的众多顶尖高校都存在着。

需要申明的是,根据美国法律,高校在招生政策与规则中如果有配额则被视为歧视,此乃违宪的做法。这是双方争论的一个焦点。

解读各异,控辩双方激烈对抗

由于招生规则中相关信息的透露,加之他们所做的分析与研究,使得“要求招生公平学生组织”的起诉显得很有底气。该组织说,现在的事实说明,过去人们的猜测都是正确无误的。他们还将亚裔的遭遇与上世纪20年代和上世纪30年代犹太人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相提并论。

比相当多无比优良的亚洲人后裔学生被美利坚合众国最棒高校拒绝在门外。“要求招生公平学生组织”针对2000年到2015年中,超过16万份的申请者的数据进行研究和分析所得出结论是,哈佛针对亚裔的做法,与其近百年前针对犹太人的做法毫无二致。在此前,哈佛录取新生只看学业成绩,但后来为了抑制日益增长的犹太学生,这才开始引入了主观评价机制,要看一个人的性格、品格和责任感。现如今,这样的做法用到了亚裔学生身上。

比相当多无比优良的亚洲人后裔学生被美利坚合众国最棒高校拒绝在门外。比相当多无比优良的亚洲人后裔学生被美利坚合众国最棒高校拒绝在门外。据透露出来的一份总结报告称,与其他族裔群体人员相比,亚裔申请者更容易被扣上“标准单一”的帽子,而被戴上这顶帽子也就意味着,虽然亚裔的学业分数更出色,但他们却缺乏可以保证让其进入哈佛的特殊才能。与白人相比,亚裔有超过25%的人会被扣上这样的帽子。

然而,哈佛大学对上述分析与指责表示强烈的不满,认为自己的分析专家所得到的结果是毫无种族歧视可言的,而且,寻求多元化是遴选学生中颇有价值的一个环节。哈佛对“要求招生公平学生组织”的创始人布拉姆提出了严厉批评,指责他在试图利用哈佛的名声挑战平权法案。哈佛指出,在2016年美国高等法院的一次判决中,确认了种族是可以被用作招生政策中所考虑的众多因素之一,因而哈佛的招生原则不存在歧视因素。

哈佛大学断然否认他们认为亚裔个性特点不足的指责,称他们的招生官员中,就有不少是亚裔。针对有些考生没有面试而分数很低的现象,哈佛提出,虽然招生官员未能见到申请者,但他们完全可以根据考生所提交的自述与推荐信对他们的性格特征作出评判。

哈佛并不否认2013年内部调查报告的存在,但是认为那份报告过于初级,也不够完备,因而放弃不用了。

哈佛大学认为,自己在录取亚裔方面,人数在逐年上升。已公布的数据显示,其去年入学的新生中,14.6%为非裔,11.6%为西班牙裔,还有2.5%为印第安裔等,而亚裔的比例为22.2%。

哈佛究竟有没有歧视亚裔学生

若单看《纽约时报》的简要报道以及双方的争执,或许人们对哈佛大学有了一丝怀疑,认为其可能确实存在歧视亚裔学生的现象。但若要真下这样的判断,可能还为时过早。原因有二。

第一,许多美国主流媒体,比如《纽约时报》,虽然秉承客观传统,但其立场相对偏左。很多记者与文章作者的立场,大都较为鲜明地站在“要求招生公平学生组织”的一边。如此一来,我们还是要多倾听双方的论辩,寻找坚实的现实依据,并从中得出自己的结论。

第二,现在,这个案件还在起步阶段。双方还在地方联邦法院中唇枪舌剑,也都希望法官朝向自己,作出对自己有利的简易判决。然而,一旦这种请求被否决,该案件则将会在今年的10月重新审理。一旦该案件打到最高法院,则有可能对全美高校所施行了半个世纪的平权运动招生原则产生重大影响。

事实上,这一案件的核心要点还是在“平权法案”究竟如何落实的问题上。对此,双方的争斗将去向何方?未来法院会作出何种判决?我们还需拭目以待。(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中国科学报》 (2018-06-19 第7版 视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