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李守奎:《国语》故训与古文字

《国语》故训与古文字

李守奎

(原载《汉字汉语切磋》二〇一八年第2期)

提 要 《国语》中有个别词保存了古老的含义,其后渐渐错失,韦昭注多有疏误,依照出土古文字材料可以给予纠正;《国语》韦昭注中还应该有部分词语的僻义或异说,结合古文字材质,对缓和任何古书中的疑难难点有断定效果。将古文字商讨与解释切磋结合起来,能够更加好地消除古书中的疑难难题和深切认知古书的抄写进度。

关键词汉语失的古义 韦昭 古文字与解释

壹、前言

南开简《越公其事》与《国语》密切相关,由于由自己执笔,所以对《国语》及其旧注再度研读,对内部一些起点古老的词语再一次关注,其古义或存或失,故训或近是或不当,不短日子内都以阅读的障碍。一方面,随着古文字材料的穿梭开采,一些疑难难题涣然冰释,不止巩固了大家释读古书的技艺,加深了作者们对语言文字的认知,并且对掌握传世文献的抄写与成书进度也具有协助;另一方面,《国语》中一些不容置疑的分解对我们释读古文字又有一点都不小的帮扶。在此拈出数例,略加陈说,期望能够融会贯通。这里说的“古文字”或指古文字资料、或指古文字构形,是广义的“古文字”。

贰、依据古文字释读错过的古义

在先秦文献中,有个别词语的古义出现频率比非常低,致使其失传,三国时韦昭作注,依据上下文义猜度,多有偏差。

一、“大采”、“少采”古义之启示

那是豪门久已纯熟的规范事例。

style=”font-size: 16px;”>是故国王大采朝日,与三公、九卿祖识地德;日中考政,与百官之政事、师尹、维旅、牧、相宣序民事;少采夕月,与大史、师载纠虔天刑;日入监九御,使洁奉禘、郊之粢盛,而后即安。(《国语·鲁语下》)

韦注“大采”云:

style=”font-size: 16px;”>虞说曰:“大采,衮织也。……”昭谓:《礼•玉藻》:“君王玄冕以朝日。”冕服之下则大采,非衮织也。《周礼》:“王者搢大圭,执镇圭,藻五采五就以朝日。”则大采谓此也。言国王与公卿因朝日以修阳政而习地德,因夕月以理阴教而纠天刑。毕节昼,月照夜,各因其照以修其事。

韦注“少采”云:

style=”font-size: 16px;”>或云:“少采,黼衣也。”昭谓:朝日以五采,则夕月其三采也。

尽管不得其解,但事后一千多年无人狐疑。直到钟鼓文问世,经过我们的留心钻探才掌握“大采、少采”与“衮织、黼衣、五采、三采”皆毫不相关联,而是商代17日之内记时用语。董作宾归结出武丁及文丁两世二十六日之内所区分的七段:

style=”font-size: 16px;”>兹以武丁及文武丁两世之卜辞为例,其纪时之法,曰明、曰大采、曰大食、曰中国和东瀛、曰昃、曰小食、曰小采,二十一日里边分七段,夜则总称之曰夕也。(董作宾,1980:30)

有了大篆的学问再看《国语》之“大采”、“日中”、“少采”、“日入”,鲜明是四日中间的多个时刻,与大篆时段有细致的调换,古书文义豁然贯通。

从文义上看,“大采”应当与“小采”相呼应,那样文义尤其顺风,《国语》却是“大采”与“少采”对应。假诺说“小”与“少”义近,或“小”与“少”音近,都得以勉强说得过去,但从古文字的角度去领略就特别标准。商承祚以出土文献申明“少采”正是“小采”,特别不利(商承祚,二〇〇一:460)。六国古文“小”与“少”是同四个字,楚文字中就从未“小”,“大小”之“小”皆作“少”。“小”与“少”多少个词之间的界别特征不是“丿”画之有无,少下加“子”才是少长之“少”。以“丿”之有无作为“小”与“少”的分别特征大概在秦汉不常今后才水到渠成。古文献都通过行草的转写,这么些“少”或许正是转写未尽,是东周文字的孑遗。假如从语义和语音上分解都不很合适。

这一卓绝例子给我们以众多启迪:

率先,文献中某些词语有至极古老的发源,但古义失传,这贰头表达文献的古旧可信,另一方面表达面临此类处境训诂的危殆。训诂是以已知推求未知,寻求已知知识与未知词义之间的沟通,据以做出测度。即使一个老话的语义完全失传,大家还依靠现成的文化去强行解释,就能够发生错误,那也等于阙疑之重大。但对此文献整理者来讲,总是希望对未知的主题材料给效劳所能及的表达。

其次,古文字、古词语考释过分依赖文献和故训。我们重申文献与故训在古文字考释进程中的首要职能,平日说古文字考释武术在字形之外,那是确实无疑的。但因祸得福,对于与土文献有挂钩的古籍能够熟知,释读与考释就高达了实处。对于像“大采”、“小采”这种古义颓唐的词语,反而轻巧碰着错误消息的误导。陈邦怀、郭鼎堂等都开掘了“大采”、“小采”与《鲁语》之间的牵连,但都得不到破解,原因正是还在文献故训中间转播圈。董作宾能够凿破混沌,正是因为能够抛开旧注,从金鼎文本身去归结。出土文献更加的多,通过出土文献自己辞例比勘归咎的措施也更是主要。

二、“闲”之古义

style=”font-size: 16px;”>昔熊徇不君,其臣箴谏不入,乃筑台于章华之上,阙为石郭,陂汉,以象帝舜。罢弊卫国,以间陈、蔡。(《国语•吴语》)

韦昭注:

style=”font-size: 16px;”>闲,候也,候其隙而取之。鲁昭八年,楚灭陈;十一年灭蔡。

复旦简《系年》出现了与其卓殊看似的辞例:

楚王负刍立,旣 style=”font-size: 16px;”>陈、蔡。(第十天问)

袁金平非常快就建议韦昭注释“闲”之误,其用法与《系年》一样,并肯定整理报告读为“县”(袁金平,二零一一)。那又是八个黯然了古义的老话,“”字一样的用法在简文中出现陆遍:

style=”font-size: 16px;”> style=”font-size: 16px;”>陈、蔡,杀蔡灵侯。(第十八章)

熊侣立,旣 style=”font-size: 16px;”>陈、蔡,景平王即位,改封陈、蔡之君,使各复其邦。(第十楚辞)

style=”font-size: 16px;”>秦异公命子蒲、子虎率师救楚,与楚师会伐唐, style=”font-size: 16px;”>之。(第十九歌)

style=”font-size: 16px;”>吴泄庸以师逆蔡昭侯,居于州来,是下蔡。楚人焉 style=”font-size: 16px;”>蔡。(第十九歌)

“”字早见于曾姬无恤壶,从门,刖声,即“闲”字异体,是金榜题名的楚文字(李守奎,2001:669)。传世文献中相呼应的是“灭”:

图片 1

韦昭正是因为清楚“闲”与《春秋》经、传的“灭”相对应,才以“闲,候也,候其隙而取之”波折相就。先把“闲”训为侯,再增字为训以与“灭”疏通。这是分解之禁忌。整理报告读为“县”,证据有三:

第一,读音周围。

“闲”是见母元部,“县”是匣母元部,所从月或刖,是疑母月部,读音都竞相周边。

其次,文献辞例的凭证。

楚人在扩大进度中,不断灭国置县。

style=”font-size: 16px;”>(熊吕)遂入陈,杀夏季征收舒,轘诸栗门,因县陈。(《左传》宣公十一年)

style=”font-size: 16px;”>彭越爽,申俘也,文王认为通判,实县申、息,朝陈、蔡,封畛于汝。(《左传》哀公十三年)

“县申、息”与“县陈、蔡”结构同样。

其三,文义内证。

那是不可缺少的凭证。上文第四条辞例原来的作品:

style=”font-size: 16px;”>蔡昭侯申惧,自归于吴,吴泄庸以师逆蔡昭侯,居于州来,是下蔡。楚人焉县蔡。(《系年》第十天问)

以此“蔡”是新蔡。楚人把原市民逼走而设县,但蔡并未灭国,只是迁徙到了下蔡。“灭国”与“置县”是同样进程的两个品级,可以从差异的角度陈说,侧重灭国则曰灭,侧重新设置县则曰县,但“县一地”不对等“灭一国”。

楚文字的“”即“闲”字,在《左传》中用“县”,在《国语》中用“闲”。《国语》以文字转写的方式保留了闲的古义,后代却失传了。

三、“踰”之古义与谬解

style=”font-size: 16px;”>于是公子光起师,军于江北,越凯文·波利于江南。越王乃中分其师,以为左右军。以其私卒君子6000人为中军。后天将舟战于江,及昏,乃命左军衔枚泝江五里以须,亦令右军衔枚踰江五里以须。夜中,乃令左军、右军涉江鸣鼓中国水力电力对外集团以须。吴师闻之,大骇,曰:“越人分为二师,将以夹攻小编师。”乃不待旦,亦中分其师,将以御越。越王乃令当中军衔枚潜涉,不鼓不噪以袭攻之,吴师范大学北。(《国语•吴语》)

韦昭注:“踰,度也。”“度”是“踰”之常训,但训“度”文义不通。上个世纪五十时期鄂君启舟节出土,在那之中描述舟船运维路径:

自鄂市,逾油,上汉,就 style=”font-size: 16px;”>,就郧阳,逾汉,就 style=”font-size: 16px;”>,逾夏,入 style=”font-size: 16px;”>(涢),逾江,就彭射(泽),就松阳,入庐江,就爰陵,上江,入湘,就 style=”font-size: 16px;”>,就洮阳,入耒,就郴、入资、沅、澧、油。上江。就木关,就郢。

中间“逾”与“上”相对,陈伟提出,“上”为溯水行进,“逾”为沿流顺下(陈伟,一九八七)。其后,又将此文义与上文所引《国语》联系起来:

style=”font-size: 16px;”>“踰”与“溯”相对来说,並且左右军是在新兴(夜中)才“涉江”到“中国水力电力对国集团”(韦昭注:“中国水力电力对外公司,水中心也。”),可知“踰”指沿“江”而下,与“泝”指溯“江”而上相应。

并一发建议“此义未见于字书,但于鬯《香草校书•国语三》已经提出”
(陈伟,二〇一二:87)。

《国语》这一段记事见于北大简《越公其事》:

style=”font-size: 16px;”>若明天,将舟战于江。及昏,乃命左军衔枚稣(泝)江五里以须。亦命右军衔枚渝江五里以须。夜中乃命左军、右军涉江,鸣鼓中国水力电力对国有集团业以须。(简64—65)

恢宏的古文材质注解“逾”、“踰”、“渝”等字有“顺流而下”那些古义的可信性。笔者曾经着文,详论“俞”之构形:

假诺大家料定陈剑(Chen Jian)所说字中的是镞声的传教,也承认何景成

为“”字的传道,(不簋,集成4328)、(鲁伯俞父瑚,集成4568)等字能够深入分析为从,镞声。本义是舟船顺流而下。发生的长河是在上加注音符,音符发生讹变,中间一撇与亼断开,与水形并列,舟旁移位至亼下,就成了楚文字或行书中的(李守奎,二零一二)。

《越公其事》中的“渝”,与“暮”、“攀”等字构形同样,都是累增义符构成异体,后来又异体分歧。

自家个人感到,那一个丧气的古义从古文字构形上能够收获解释。

将古文字切磋与解释探讨结合起来。四、挟经秉枹

style=”font-size: 16px;”>公子光昏乃戒,令秣马食士。夜中,乃令服兵擐甲,系马舌,出火灶,陈士卒百人,认为彻行百行。行头皆官师,拥铎拱稽,建肥胡,奉文犀之渠。十行一嬖大夫,建旌提鼓,挟经秉枹。十旌一将领,载常建鼓,挟经秉枹。万人觉着方阵,皆白裳、白、素甲、白羽之矰,望之如荼。(《国语•吴语》)

韦注:“在掖曰挟。经,兵书也。”俞樾予以否认:

style=”font-size: 16px;”>世无临阵而读兵书者,经,当读为茎,谓剑茎也。《考工记•桃氏》曰:“以其腊广为之茎围。”注曰:“郑司农云:‘茎,谓剑夹,人所握镡以上也。’玄谓:茎,在夹中者,茎长五寸。”此云挟茎,正谓此矣。作经者,假字耳。韦不达假借之旨望文生训,失之。 style=”font-size: 16px;”>

俞氏否定韦注,并提议“经”是假借字,都以对的。但对“经”的讲解,引经据典,十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以读辞例,依然不顺。

《越公其事》与此对应的是:

图片 2

里头的“秉㯱”读为秉枹或秉桴,古之成语,音义俱通,释读很轻便。

图片 3

图片 4

二字,作者曾迂曲解释,石小力面告,

图片 5

,从陈剑先生释为“疌”,读为挟(陈剑(Chen Jian),2011:258—279),
“疌弪”与《吴语》之“挟经”非常。那是丰裕不错的见识。首先,字形相合:

图片 6

其次,陈剑(chén jiàn )感到“疌”之本义正是挟,与《国语》正好相合。

将古文字切磋与解释探讨结合起来。其三,“挟弪”与文献中的“挟矢”十一分。《国语》中的“经”尽管读为“茎”,也是指箭矢之茎,并不是剑之茎。“挟弪秉桴”是摹写勇于战役,“挟”只可以训为持,与秉为同义词。就算释“疌”读为“挟”形、音、义都有了名下,解释亦不是头一无二的。例如读为“插”,因为要援桴击鼓,所以就把反曲弓插入箙或弢中。从文字构形上来讲,手持双矢是挟,手持倒矢是插的大概性亦不是海市蜃楼。

本人回忆是马楠在研讨中发表的视角。

清·俞樾:《群经平议》(北京:东京古籍出版社,一九九九年,续修四库全书本),卷二九,483页下。

叁、《国语》之故训与古文字之释读

一、堕山与随山

style=”font-size: 16px;”>晋闻古之长民者,不堕山,不崇薮,不防川,不窦泽。《国语•周语下》 style=”font-size: 16px;”>

韦注:“堕,毁也。”

style=”font-size: 16px;”>(共工氏)欲壅防百川,堕高堙庳,以害天下。《国语•周语下》 style=”font-size: 16px;”>

style=”font-size: 16px;”>赵肃侯使姬姬豫让为晋阳,曰:必堕其垒培。吾将往焉。《国语•晋语九》 style=”font-size: 16px;”>

韦注:“堕,坏也。”

毁与坏是同义词,与堕并属同源词,自韦注之后,堕之毁与坏成为常训,古文字构形为其提供协助。“堕”是“隓”的篆文,字见《说文》:

将古文字切磋与解释探讨结合起来。,败城 style=”font-size: 16px;”>曰隓。从 style=”font-size: 16px;”>声。 style=”font-size: 16px;”>,篆文。 style=”font-size: 16px;”>

徐铉看出有些难点:“《说文》无字,盖二左也。众力左之,故从二左。今俗作隳,非是。”但偶然所限,消除不了难题。

“隓”字早见于夏朝金文:(五祀卫鼎,集成2832),也见于西周楚简:(上海博物院三•周易26)、(包山168)。夏朝文字中出现了相当多繁简差异的变体。

裘锡圭提出该字是表意字,象用手使‘阜’上之土堕落(详见下文)。用手使“阜”上之土堕落,也正是毁坏阜,《说文》“败城曰隓”之释义基本可信,只是阜不必限定为城阜,隓城、隓山皆可曰“隓”。韦注毁坏根据丰富。

将古文字切磋与解释探讨结合起来。《禹贡》开篇第一句:“禹敷土,随山栞木,以奠高山大川。”何谓“随山”?

历史之父《夏本纪》将此句译作“行山表木”。

《孔疏》引郑玄注:“必云浮中之山而登之,除木为道,以望观所当治者,则规其形而度其功焉。”伪孔传:“随行山林,斩木通道。”《北海•修务训》:“随山刊木。”高诱注:“随,循也。”差非常的少意思都以“随着山岭的地形,斩木通道,以便治水”。其南齐朝学者各有阐释,意思略近(顾颉刚、刘起釪,二〇〇五:525—526)。

《豳公盨》中初阶一段记载了禹治天下:

style=”font-size: 16px;”>天命禹敷土,隓山,浚川;乃畴方,设正,降民,监德;乃自作配,飨民,成老人,生我王,作臣。 style=”font-size: 16px;”>

其“隓”字作,“隓山”与《禹贡》、《周语下》的“堕山”鲜明紧凑相关。裘锡圭对此有详尽的阐释:

“ style=”font-size: 16px;”>”是“堕”的初文,亦见包山楚简,《汗简》以为“隋”字古文。《说文·十四下·阜部》“堕”字字头作“隓”,即因此形演变。“ style=”font-size: 16px;”>”的字形象用手使“阜”上之土堕落,是三个表意字。其所从之“圣”后来改成“左”,当是由于“圣”、“左”形近,而“左”字之音又与“堕”周围的由来。秦汉文字“隋”的右上部多作“圣”或“ style=”font-size: 16px;”>”,尚存古意。 style=”font-size: 16px;”>

style=”font-size: 16px;”>禹之“堕山”在上引《禹贡》文中已产生“随山”,《书序》也说:“禹别九州岛,随山浚川,任土作贡。”《史记·夏本纪》转述《禹贡》,改“随山”为“行山”,己见前引。同书《河渠书》说:“《夏书》曰:禹抑内涝……以别九州岛,随山浚川,任土作贡责。”“以别九州岛”以下与《书序》之文基本一样。《史记》与《书序》同样之处颇多。二者究竟哪个人抄何人,尚无定论。 style=”font-size: 16px;”>

style=”font-size: 16px;”>“堕山”变为“随山”与鲧、禹治水故事的衍变有关。上引顾文已建议,在较早的传说中,鲧和禹都是息壤对付雨涝,用的都以“堙”的艺术;鲧所以战败,是出于她“不待帝命”,并非方法不对;感觉鲧用堙塞防堵的方式治水而致战败,禹用疏导的格局治水而得成功,乃是鲧、禹治水有趣的事随时期而演化的结果。在现成的古文献里,明显地把鲧和禹的治水情势相持起来的说教,最先见于《国语·周语下》: style=”font-size: 16px;”>

灵王二十二年 style=”font-size: 16px;”>( style=”font-size: 16px;”>公元前 style=”font-size: 16px;”>550 style=”font-size: 16px;”>年 style=”font-size: 16px;”>) style=”font-size: 16px;”>,谷、洛斗,将毁王宫,王欲壅之。太子晋谏曰:“不可!晋闻古之长民者,不堕山,不崇薮,不防川,不窦泽。……昔共工氏弃此道也,虞于湛乐,淫失其身,欲壅防百川,堕高堙庳,以害天下。……其在有虞,有崇伯鲧播其淫心,称遂共工氏之过,尧用殛之于羽山。其后伯禹念前之非度,厘改革机制量,象物天地,比类百则,仪之于民,而度之于群生。共之从孙四岳佐之。高高下下,疏川导滞,钟水丰物,封崇具茨山,决汨九川,陂鄣九泽,丰殖九薮,汨越九原,宅居九隩,合通四海。……皇天嘉之,祚以中外……” style=”font-size: 16px;”>

style=”font-size: 16px;”>太子晋认为独有共工氏和鲧这样的人,才会“堕山”,才会“堕高堙庳”。其实在较早的逸事里,禹完全有不小可能被说成在“敷土”之外,也用“堕山”的议程来“堙庳”。本铭的“堕山”无疑就应当那样表明,而不可能依靠《禹贡》等读为“随山”。“堕山”当然不是指把持有的山都削平,跟禹的“奠高山大川”并不争论。奠高山大川应该是在敷土和堕高堙庳的基础上实行的。对禹的治理,《禹贡》重申“随山刊木”(《十讲》编按:此语亦见《大将军·益稷》),《书序》重申“随山浚川”。为何把“随山”这事的主要提得那样高,相当倒霉掌握。以往总的来讲,所谓“随山”应该是有关鲧、禹治水格局的观念发生变化未来,对“堕山”的一种“误读” style=”font-size: 16px;”>( style=”font-size: 16px;”>“随”本作“䢫”,亦从“隋”声 style=”font-size: 16px;”>) style=”font-size: 16px;”>。(裘锡圭,2011:148—149) style=”font-size: 16px;”>

那是金科玉律。“隓”在古文字中有“堕、随”等两种读法,是同三个字(李守奎、刘勇,2011:654—660;李守奎,贰零壹陆:239—250)。分裂为“堕、随”也是秦汉偶然。用陶文转写古文的进度中,有个别尚未如约不相同的规范转写,训诂学家却依据差异后的区分精通古书,就能够现出像“随”与“堕”那样的误解。

二、反陴与克反**

style=”font-size: 16px;”>文公诛观状以伐郑,反其陴。(《国语•晋语四》) style=”font-size: 16px;”>

韦注:“反,拨也。陴,城上女垣。”《中文大词典》在“反”的“毁坏、推倒”义项之下收音和录音:

将古文字切磋与解释探讨结合起来。 style=”font-size: 16px;”>《公孙鞅书‧赏刑》:“﹝晋﹞举兵伐曹、五鹿,及反郑之埤。” style=”font-size: 16px;”>

style=”font-size: 16px;”>《韩子‧外储说右上》:“南围郑,反之陴。” style=”font-size: 16px;”>

大家见到“反其陴”、“反郑之埤”、“反之陴”说的是同样件事。韦昭所“拨”是个多义词,《诗•大雅•荡》“本实相拨”,《列女传》引作“本实相败”。《中文大词典》据以释为“毁坏”。那是三个相当少用的僻义。

清华简《系年》第一章:

style=”font-size: 16px;”>昔姬发监观商王之不恭上帝,禋祀不寅,乃作帝藉,以烝祀上帝天神,名之曰千亩,以克反商邑,敷政天下。 style=”font-size: 16px;”>

中间“克反商邑”,遵照读书惯例很轻便掌握为克制叛乱的商邑。“反”解作叛乱,是常训,但辞例不通。此时商是具备全世界的统治者,叛乱的是周文王而不会是商。历国学家能够把周之叛说成是“革命”,但不管如何不能够颠倒是非说成是商之叛乱造反。这些“反”与上举《国语》等书之“反”有同三个来源于,作者以为“反”字的嬗变进度是:

图片 7

其构形本义与“隓”特别相近,是用手毁坏山崖,所以其本义正是破坏。“克反商邑”是动宾结构,“克”与“反”是均等词联用。(李守奎,二〇一六:131;李守奎,2014:199—200)

《礼记·乐记》之“克殷反商”也是直接不得善解。郑玄注:“反商当为及字之误也。”孙希旦说“如字”,“反商,谓反纣之虐政,《书》所谓‘反商政,政由旧’。”(孙希旦,一九八七:1025—1026)

本人在旧作中曾略加深入分析:

style=”font-size: 16px;”>《乐记》:“武王克殷反商,未及下车而封轩辕黄帝之后于蓟,封帝尧之后于祝,封帝舜之后于陈,下车而封夏后氏之后于杞,投殷之后于宋,封王子比干之墓,释箕子之囚,使之行商容而复其位,庶民弛政,庶士倍禄,济河而西……”,“殷”正是“商”,武王克殷,不恐怕再“返商”,郑玄根据“反”的常用义驾驭不了,不得已而改字,注曰:“反商当为及字之误也。”假设掌握“反”有颠覆义,与“克”是同义词,“克殷反商”就与“克殷覆商”同样,是粤语中常见的表明方式,也正是成语中最分布的“ style=”font-size: 16px;”>ABAB style=”font-size: 16px;”>”式。 style=”font-size: 16px;”>( style=”font-size: 16px;”>李守奎,二〇一五:131;李守奎,2015: style=”font-size: 16px;”>19 style=”font-size: 16px;”>9 style=”font-size: 16px;”>— style=”font-size: 16px;”>2 style=”font-size: 16px;”>0 style=”font-size: 16px;”>0 style=”font-size: 16px;”>) style=”font-size: 16px;”>

比起“反其陴”的沿袭,“克反”更是流传有序:

小臣单觯:王后反克商。 style=”font-size: 16px;”>

style=”font-size: 16px;”>《系年》:(武王)克反商邑。 style=”font-size: 16px;”>

style=”font-size: 16px;”>《礼记·乐记》:武王克殷反商。 style=”font-size: 16px;”>

由于“反”字形简化,承载了“反叛”、“返还”等常用义,其本义大约被埋没,不绝于缕,只在七个相比稳固的咬合中冒出,致使古时候的人也或有误解。韦昭之注“拨”,即使远远不足清楚,但主旨科学,对古文字的释读还是具有首要作用。

三、定王与“贞定王”**

style=”font-size: 16px;”>景王崩,王室大乱。及定王,王室遂卑。(《国语·周语下》) style=”font-size: 16px;”>

韦昭注:

定王,顷王之子,灵王祖父。来讲“及定王,王室遂卑”,非也。定,当为“贞”,贞王名介,敬王子也。是时大臣专政,诸侯无伯,故王室遂卑。

《史记·周本纪》记载周之《世系》为定王瑜、简王、灵王、景王、悼王(王子朝)、敬王、元王、定王介,前后有四个定王,但名差异。因而韦昭困惑,应当是贞王。此后一贯冲突不休。

徐元诰《集解》罗列众说,重尽管韦昭的“定王当为贞王”和吴曾祺“定王当作贞定王”两说,结论是“诸说分裂,难为定论矣”(徐元诰,二〇〇〇:102)。今后直通的历史年表一般在元王之后是“贞定王”。古书中此处有贞王、有定王,并未贞定王,皇甫谧为了调停异说而编造。纵观历史记载,周一十七王,无一用双谥,何以唯独此王破例?即便设想到出土文献谥无定字,多用同音假借就并轻易通晓。

以北大简《系年》为例,周灵王作“王(剌之省形)”,姬诵作“洹王”,周厉王作“坪王”,特别陈诉宋国事“立悳(戴)公申,公子启方奔齐。(戴)公(卒),齐(桓)公……”,同一支简上同壹人书写戴公之谥就有“悳”、“”分裂写法。那个谥之异写共同的特色正是读音同样或类似。

“定”与“贞”古音极近,都以舌音耕部字,定从正声,正从丁声,贞从鼎声,丁、鼎古音更近。定王或贞王,或然是出自差别的别本,以至同一抄本也或者如《系年》“卫穆公”之书写分裂。为了和灵王祖父相分化,统一转写为“贞王”就可以。韦昭未必知道这一个道理,但她断此定王与贞王为一位是对的。

仿照效法《史记·周本纪》之《集解》与《索隐》。司马子长:《史记》(修订本),中华书局,二零一二年,198页。

参照《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历史年时期简表》,文物出版社,二零零零年,35页。

《系年》“伯盘”有“(携)惠王”,“携”是不是是谥,待考。

四、结论

古籍中的疑难词语一向是解释的要点,隋朝因为古音学的进步,学者因声求义,消除了古籍中山大学量的疑难难题,达到多少个学问的巅峰。十九世纪末,草书问世;二十世纪末,楚简多量发掘,古文字材料非常的大丰盛。近些日子古文字研商已经到达一个新的可观,文献释读难点早就基本消除,商量限量逐年扩展,探究也尤为入木四分和细化,当中展现之一正是与训诂学、古音学结合日益紧凑。就《国语》故训切磋而论,给大家提供数不胜数启示。

首先,古语、古义都会有错失,大家不能囿于自个儿所见疑忌不曾见到语言现象的实在,也不能用后代的语言文字强解孙吴。

其次,古书经过复杂的抄写与整治进程。古时候的人的用字习贯与古书的整治格局都会对文件中的用字构成影响,随着材质的丰硕,慢慢改为可操作的钻研方向。

其三,《国语》那部书保存古语特别多,其产生原因值得深刻钻探。

第四,韦昭之注有不足或错误,能够透过新意识的古文补证或勘误;但更要关注其所提供的有价值新闻,结合古文字考释,消除任何古书中的疑难难点。

第五,古文字研讨与解释钻探相结合,相互互证,能够共赢。

一个时期有多个时期的学问,丰富利用古文字质感,消除先秦学术中的疑难难点,重新解读那几个遥远的时日,是大家那么些时期的空子和权利。

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文献

[汉]历史之父撰二零一一《史记》(修订本),中华书局。

[汉]许慎撰,[宋]徐铉校定一九六四 《说文解字》,中华书局。

[清]孙希旦撰一九八八 《礼记集解》,中华书局。

[清]阮元校刻一九八零 《十三经注疏》,中华书局。

[清]俞樾一九九九 《群经平议》(续修四库全书本),东京古籍出版社。

陈剑(chén jiàn )二〇一一 《释“疌”及有关诸字》,《出土文献与古文字商讨》(第五辑),东京古籍出版社。

陈伟一九八八 《〈鄂君启节〉之“鄂”地研商》,《江汉考古》(2)。

陈伟二〇一二 《楚简册概论》,青海教育出版社。

董作宾一九七六 《董作宾先生全集(乙编)》(第一册),艺术文化件打字与印刷书馆。

顾颉刚、刘起釪二零零五 《里胥校释译论》,中华书局。

罗竹风主编2009 《中文大词典》,北京辞书出版社。

李守奎贰零壹陆 《据北大简〈系年〉“克反邑商”释读小臣单觯中的“反”与包山简中的“钣”》,《简帛》(第九辑),时尚之都古籍出版社。

李守奎2015 《“俞”字的阐明与考释——〈说文〉以来的方块字阐释》,《“第一届新语医学与前期中国钻探国际研究斟酌会”散文集》,利伯维尔:二零一六.6.19—22。

李守奎、邓建国二〇一一 《续论隓字构形与隓声字的音义》,《古文字钻探》(第二十九辑),中华书局。

李守奎、贾连翔、马楠二零一一 《包山楚墓文字全编》,香港(Hong Kong)古籍出版社。

李学勤责编二〇一三 《清华藏东周竹简(贰)》,中西书局。

李学勤小编2017 《武大东军事和政院学藏西周竹简(柒)》,中西书局。

马承源责任编辑二零零零 《上博藏周朝楚竹书(三)》,东京古籍出版社。

刘文典1986 《龙岩鸿烈集解》,中华书局。

裘锡圭2002 《公盨铭文考释》,《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历史文物》(6)。

裘锡圭二〇一二 《裘锡圭学术文集》(第三卷),武大大学出版社。

商承祚2003 《殷契佚存》,《大篆献集成》(第一册),安徽高校出版社。

徐元诰贰零零叁 《国语集解》(修订本),中华书局。

杨伯峻贰零壹零 《春秋左传注》(修订本),中华书局。

袁金平二〇一二 《利用复旦简〈系年〉改进〈国语〉韦注一例》,《社科战线》(12)。

中国社会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考古切磋所编贰零零伍 《殷周金文集成》(修订补充本),中华书局。(简称:集成)

(感激《汉字粤语研讨》编辑部授权宣布,引用本文请参阅正式出版物。)归来乐乎,查看愈来愈多

网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