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德媒称,以国营医院为依靠的福利体系以及几乎免费看病的情况已经成为过去,新引入的保险体系仍不完善。导致病人的火气和医生的忧虑都越来越大。

据德国之声网站11月28日引述《柏林报》报道,该报11月27日刊登了一篇题为”医生救我,否则捅你!”的文章,颇为耸动的标题之下谈论的是中国日益激烈的医患矛盾。

报道称,根据中国医师协会的统计,仅在2013年便发生了27起严重暴力事件。而中国医院协会则表示,2012年各地医院共发生了62万起冲突。这些数字令人警醒,而在北京谈论这个话题是很棘手的事情。人们不愿意讲述这些事情,更不愿意对外国媒体。一个又一个医师取消了会晤,最后共有超过20人。

报道称,2009年中国实施的医疗体系改革摧毁了医生与病患之间的信任,使医患关系恶化。

报道称,以国营医院为依靠的福利体系以及几乎免费看病的情况已经成为过去,新引入的保险体系仍不完善。尽管如此,医师协会表示仅在北京一地就有多达70万非北京户籍者在医院接受治疗,每天都有新病人前来。国营医院根本无法应对这一人潮。而私营医院则是大部分中国人所无法负担的。病人的火气和医生的忧虑都越来越大。医生们并没有接受过如何应对病人情绪爆发的培训。

云南一医院因医患矛盾停业

9月22日,云南省昆明市石林县人民医院的一则“停业通知”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引发关注。当日,该院副院长刘辉向澎湃新闻证实“停业”事件发生在21日上午,“近期医患矛盾频发,但医院随后意识到不能因此拒诊其他病人,下午即恢复接诊。”

社交网络上流传的“停业”照片显示,该院妇产科办公区域空无一人,并拉起了写有“严惩打人凶手,还我尊严”等标语的横幅,旁边立着一块“妇产科停业”的牌子,其上贴有一份情况说明,称“近期多次发生患者家属无理围攻、殴打我科室医务人员及破坏医疗正常秩序”。

不过,对于具体的停业原因,院方与患方各执一词。澎湃新闻了解到,停业的导火索,系9月21日发生的死胎事故。此前一天,孕妇黄柯佳入院准备顺产,随后发生意外。黄柯佳的丈夫秦宇超告诉澎湃新闻,21日上午8点半左右,医院通知“孩子死了”,原因是“脐带缠住了身子”,家属与妇产科医生发生争执,随后该科室“停业”。

石林县人民医院位于昆明市下辖石林县,是一家“二甲”医院,在当地颇有名气。

在此之前,石林县人民医院已发生过多起医患纠纷。该院一位保安告诉澎湃新闻,今年他至少见过两三次医患纠纷,“冲突的时候我们都要过去”,这位保安称,有家属言辞激烈威胁医务人员,但并没有人员受伤。

2014年8月26日中午,29岁的孕妇李丽住进石林县人民医院,次日中午,产妇婴儿均告死亡。李丽的丈夫廖文彬质疑医院在抢救过程中出现疏忽,多次到医院和县卫生局协调未果,并与院方发生冲突。

9月22日,廖文彬告诉澎湃新闻,妻子入院不久就感到腹痛,多次要求送入产房,医生均称“时间没到”,且护理过程只有几个实习护士在场,他认为医生存在过失,但院方称事故原因系“羊水栓塞而死”。

石林县人民医院未对抢救过程做出说明。刘辉告诉澎湃新闻,当时他遭到家属的推搡,“两个女的像拔河一样拉扯我”,致使其手上留下了红印,由于血压偏高,最近他已申请休假。

廖文彬称,家属并未与其他医护人员发生冲突,仅仅是李丽的妹妹用板凳打了医院的门,但医院据此称他们为“医闹”。廖文彬表示,他向医院索赔赔偿50万,但院方只同意“10万以内”,因此一直未能达成和解。

秦宇超和廖文彬均称,他们多次找县卫生局、派出所等单位协调,但遭遇“踢皮球”。

9月22日下午,石林县卫生局一位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卫生局领导已到该院组织调解,目前仍未达成一致意见。同时,两起医疗事故,有无组织相关的鉴定,也没有相关信息透露。

2014年8月、9月,湖南等地相继有医生发表声明,称拒绝为伤医者提供诊疗服务,其中湖南岳阳的倡议发起人呼吁将三位伤医者列入全市急诊黑名单。

对此,人民日报发表评论称,如果医生随意采取“报复性惩罚”“选择性治疗”,把自己不喜欢的患者“拉黑”,无疑会加剧医患对立情绪,使本已纠结的医患关系形成“死结”。“古语云:冤冤相报何时了。以怨报怨,以牙还牙,以暴制暴,不仅无助于解决问题,反而容易引发更多冲突。”

人民日报称,医生不得拒绝治疗患者,既是法律要求,也是道德底线。因此,我们宁愿相信所谓的“拒诊声明”,只是一种“姿态性表达”,而非真实的诉求。当一名患者生命垂危时,无论贫富贵贱,有罪或者无罪,在医生面前都是平等的生命,都应得到及时救治。因为生命价值高于一切,不管医生内心有多少委屈,见死不救或者选择性救治,都是违背医学伦理的。可见,“报复性拒诊”既不合情也不合法。(2014-09-23
11:02:49)

明报:消除医患矛盾 需解决医疗资源分配不均

以公办医院为借助的方便种类以及大约无需付费看病的气象已经济体改成千古。中新网3月14日电 香港《明报》14日刊载《资源不平均
添医患冲突》一文,文章指,医患矛盾频发的根本原因在于社会优质医疗资源分布的严重不均衡和双方利益博弈偏差。所以,消除医患矛盾,仅仅只有“管理”的单向思维是远远不够的,靠医疗制度改革也不能包治医患之间所有的“疑难杂症”。更重要的应该是,消除医疗资源分配的不均衡状态,合理引导人们理性处理医患纠纷,让医患关系在法律的轨道中运行。

文章摘编如下:

日前在全国人大北京团分组讨论会上,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大外科主任刘忠军表示,医疗纠纷不应该成为伤医害医借口,提案将医院纳入公共场所治安管理范围。刘忠军发言时介绍,最近一段时间,伤医害医事件频繁发生,但社会舆论在关注这些事件时,首先不是想到严重的伤医害医事件是犯罪行为,而是先提及医疗纠纷。

在医患矛盾日益加剧的今天,这位医生代表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提出如此提案,笔者也想支持下。可转念一想,如果真正实施的话,我下次去医院看病首先要过一道“安检门”,然后还时不时地有安全巡查人员巡逻,感觉都不是滋味,如果遇到急症,“安检门”是否贻误最佳救治时期?仔细分析,对于此提案,还是慎重为妥。

以公办医院为借助的方便种类以及大约无需付费看病的气象已经济体改成千古。对于屡屡发生的医患纠纷个例而言,笔者不想轻易分析孰是孰非。实际上,医患矛盾频发的根本原因在于社会优质医疗资源分布的严重不均衡和双方利益博弈偏差。

睁眼看看,那些所谓的“三级甲等”医院里面,每天都是熙熙攘攘,人满为患,一名医生每天要面对数以十计,甚至数以百计的患者,体力与智力的严重透支导致一颗颗“仁心”变冷、变硬。而那些小区的小医院,尤其是农村一些诊所,由于缺乏患者光顾,留不住医生,人才外流情况严重。如此现状造成了医患关系走入“冰期”,一堵“信任危机”的高墙也树于医患之间。

以公办医院为借助的方便种类以及大约无需付费看病的气象已经济体改成千古。医生与患者双方利益博弈过程中的偏差导致了矛盾加剧。对于医疗消费过程中的消费者,患者多处于被动状态,面对医生的技术价值没有被合理衡量的现实困境下,当付出金钱也无法换来“健康与生命”之时,个别消费者的心态扭曲,导致了恶性暴力事件。当然,作为消费过程的服务者,虽不能成为“天使”,也不能成为既要钱又夺命的“魔鬼”,敬畏生命理应成为利益博弈过程的最后一道防线。

从屡屡发生的医患冲突中不难看出,这场冲突没有赢家,最终是两败俱伤。所以,消除医患矛盾,仅仅只有“管理”的单向思维是远远不够的,靠“医疗制度改革”也不能包治医患之间所有的“疑难杂症”。

笔者认为,消除医疗资源分配的不均衡状态,合理引导人们理性处理医患纠纷,让医患关系在法律的轨道中运行,既需要制度的“顶层设计”的刚性约束,又需要在发展的实践中“摸着石头过河”的人性化思维,才能使医患这对“冤家”达至和谐状态。(2014-03-14
11:40:00)

BBC:中国医患矛盾暴力化令人震惊

以公办医院为借助的方便种类以及大约无需付费看病的气象已经济体改成千古。资料图片:2013年10月31日,浙江省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王云杰的追悼会在温岭市殡仪馆举行,许多亲朋好友、同行和市民自发赶来送别这位医生。10月25日,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3名医生在门诊室为病人看病过程中被1名持刀男子捅伤,其中耳鼻喉科主任医师王云杰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参考消息网3月3日报道
英国媒体称,南京一护士被暴力殴打,河北一医生遭割喉,黑龙江一医生则被人殴打致死。上述三起事件互相并无关系,但都是过去两周里在中国发生的。当然,这些事件本身十分野蛮,且令人震惊。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月28日报道称,更令人担忧的是,事实上,上述事件并非孤立的个案,而是中国医疗系统最核心部门发生的一场愈演愈烈的暴力危机的最新进展。这场暴力危机留下的印迹就是丧亲之痛。

王慧娇手里拿着点燃的香,在她死去的弟弟的遗像前深深鞠了一躬。遗像放在一张椅子上,前面放了一张桌子,碗里摆满水果和糖。椅子下面整齐地摆着一双拖鞋。

报道称,王云杰医生遇害已有四个月了,但他的家人仍不舍拆除在地下室为他设的灵堂。

王女士说:“父亲一直无法入睡,弟弟的女儿也无法专心学习。妻子孤零零一个人很可怜。”她还说:“弟弟爱开玩笑,为人也很友善,他对所有人都很好。他对患者就像自己家人一样。”

报道称,2013年10月25日,王云杰医生在中国东部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值班时惨遭杀害。凶手是33岁的连恩青。连恩青当天走进王云杰的办公室后,用榔头和尖刀将其杀害。

从摄于2012年的照片看,连恩青很年轻。他当时刚刚在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了鼻部手术。照片上的他看上去很高兴。但连恩青称,那次手术后他开始觉得鼻子不舒服,呼吸困难,并伴有疼痛,此后一年里,他的生活陷入了深深的痛苦。

连恩青家人说,他杀人是因为医生治病水平很差,但这不应成为杀人理由。

但报道称,有些中国民众也打算采取这种过激行为。

2012年该国东北有名医生被杀后,人民网做了一次询问公众对此事感受的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超过60%的受访者点击笑脸表示对此事感到很高兴,只有6.7%的受访者点击了悲伤的表情。该调查结果已被删除。

在温岭市的那家医院,王医生遇害的那个病房的工作人员说,患者威胁施暴很常见。

报道称,中国决策层当前试图通过扩大准入并提高社会保险覆盖范围来改革医疗制度。但进展速度并不够快,患者对医疗费用昂贵、医疗事故和腐败问题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

王云杰生前所在医院门口如今新设了一个派出所。但从性质上讲,公立医院是对公众开放的,当局似乎也无能为力。

王医生的家人和连恩青的家人都感到极其不公平。连家认为,连恩青的病历证明,他行凶时患有精神病,但法院判决结果却与此背道而驰。连家目前正在对死刑判决进行上诉。

王医生的家人对法院和中国媒体对这次杀医事件的描述感到愤怒。他们认为,这并非简单的医患纠纷。

王医生的家人说,王云杰甚至不是连的主治医生,他只是参与了投诉调解。他们还说,医院员工举行了大规模示威,要求得到更好的保护,但医院后来限制了参加王云杰葬礼的同事人数。

王慧娇说:“医院告诉我们,每天都有人跑来医院拿刀威胁医护人员。我弟弟是为医疗制度献身的。”(2014-03-03
11:01:57)

相关文章